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29.黯刃入场.一网打尽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29.黯刃入场.一网打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圣光之母泽拉为迦勒底介绍过,她在数个世界里寻找每个世界的命运之子,然后将这些命运之子的力量集合在一起,就能阻止燃烧军团的肆虐,就能将黑暗泰坦对于群星的万物灭绝计划彻底打破。

    而在这些命运之子中,来自艾泽拉斯的伊利丹.怒风是最重要的一个。

    据泽拉的说法,伊利丹的命运早在群星初开的光暗大定序时期就已经出现,在漫长的时间流波动中,这个命运最终被抛入艾泽拉斯,以名为伊利丹的生命体呈现出来,在泽拉看到的未来中,伊利丹会成为击败黑暗泰坦,并且将其封印的重要人物。

    泽拉对于这个命运笃信不疑,她数次插手和伊利丹相关的事务,从一开始让小幽灵尤娜拯救垂死的伊利丹,并且借助这个机会将自己的印记留在伊利丹这“光与暗之子”的躯体上,然后通过那印记,不断的与伊利丹沟通,反复告知伊利丹他背负着一个对于群星而言都极其重要的使命,巴拉巴拉。

    而泽拉的“教诲”是“成果斐然”的。

    在数次的接触之后,不厌其烦的伊利丹就单方面对泽拉封闭了自己的心神,他和笨手笨脚的小幽灵尤娜不同,作为恶魔猎手,伊利丹对于灵魂也有研究,他封闭了自己的心神,泽拉就无法再将自己的影像和声音投影到伊利丹的精神里。

    伊利丹并不认为泽拉是军团专门派来诱惑他的骗子,他的想法很简单,他只是觉得,泽拉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疯子...

    像伊利丹这样的人,是根本不相信命运的存在的,他极端自负以及傲娇的性格,让他只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那些,更何况,伊利丹可是见过大世面的,早在一万年前,在艾萨拉海岸,伊利丹就通过一个仪式,和当时位于群星中的黑暗泰坦萨格拉斯直面过...

    他假意加入军团,来试图寻找拯救艾泽拉斯的方法,但阴差阳错之间,伊利丹却通过黑暗泰坦的意志链接,看到了燃烧军团在群星中无可撼动的恐怖力量,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伊利丹的行事风格,就变得越发偏激,他为了达到毁灭军团的目的,什么事都敢做,什么事都敢尝试。

    而正是因为这种肆无忌惮的尝试,才让伊利丹被族人视为背叛者...最终导致了伊利丹被监禁一万年的悲剧。

    可以说,伊利丹.怒风是个很难界定正义或者邪恶的人,他是个黑暗行者,他所做的一切,不管好的坏的,都是为了击败燃烧军团...这一点来说,伊利丹确实和泰瑞昂非常相似,两者都是那种为了正确的事情,可以毫不犹豫的去做错误事情的人。

    伊利丹觉得圣光之母泽拉组建圣光军团和燃烧军团对抗的行为很值得赞赏,但泽拉那一套“命运之子”的说辞却让伊利丹嗤之以鼻,他从不相信谁生来就肩负着伟大的职责,他也从不相信,一个从未经历过苦难折磨的人,会注定拯救某个世界,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泽拉那些感性而浮夸的描述打动不了伊利丹,他更愿意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这也是为什么泽拉要不辞辛劳的派遣一个使者来将伊利丹带回圣光军团的原因...伊利丹这个孩子太不乖了,泽拉也没有办法用语言打动他,就只能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了。

    “伊利丹!你必须和我回去!”

    迦勒底到达了目的地,他不再掩饰自己的身形,这光铸牧师挥起圣光之杖,每一次法术轰击,都会在前方的恶魔海中砸出一道道圣光之剑斩下的空白,他一边追逐着在恶魔之潮中砍杀的伊利丹,一边大声喊到:

    “快跟我走!这是一场阴谋!你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

    面对迦勒底的呼唤,再次进入恶魔形态,将自身演变为一头缠绕着黑暗与邪能之力的大恶魔的伊利丹头也不回的呵斥道:

    “滚回去!”

    “告诉泽拉,她的狂妄幻想最终会害死她!我根本不是什么光与暗之子...那个名字让我感觉到恶心!”

    “那是你无法逃避的命运!伊利丹!”

    迦勒底此时表现的就像是一名泽拉的忠实信徒,眼看着伊利丹根本不理会他的劝阻,迦勒底干脆挥起手,将一道闪耀着圣光光晕的能量锁链捆在了伊利丹的手臂上,试图将他拽出恶魔的战场,但却被狂怒的恶魔猎手回身一刀斩碎了锁链。

    伊利丹的双翼拍打之间,让他如迅捷的野兽一样冲到了迦勒底身前,那包裹着邪能的爪子扼住迦勒底的脖子,将他从地面上抬起,伊利丹那已经彻底转化为恶魔一样面孔的脸上,暴露出了一抹不加掩饰的狂暴杀意:

    “我最后再说一次!滚!”

    “否则我就亲手杀了你!”

    “砰”

    迦勒底的躯体被伊利丹挥手扔出了恶魔之潮意外,他狼狈的在冰冷的荒原上翻滚了几周,爬起来用圣光之杖当成战矛,将几头试图偷袭的恐惧魔的躯体刺穿,迦勒底气喘吁吁的看着带领着来援的恶魔猎手们在战场上猎杀恶魔的伊利丹,他握紧了拳头,然后又松开。

    片刻之后,迦勒底在心灵中开始呼唤泽拉。

    “圣光之母啊,那个恶魔猎手已经陷入了对命运的憎恨之中,我无法将他劝回正道...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

    “去距离你最近的传送门,迦勒底,我的孩子。”

    泽拉轻灵的声音在迦勒底内心中回荡着,她说:

    “我已经预料到了这个最坏的结果,看来圣光军团介入艾泽拉斯是必然的结果了,我会以你的坐标,在虚空之光神殿打开通往艾泽拉斯的传送门,圣光军团很快会进入那个世界...保护好自己,迦勒底,我能感觉到,在那座荒原上,一些事情正在发生...泰瑞昂和他的死灵们,也许很快就会出现了。”

    —————————————————————

    “拉基什,该你出场了!”

    在沙塔尔城正上方的天空中,军团旗舰邪能之槌号的舰桥上,军团猎手塔尔加斯看着下方那已经稀薄到极致的圣光结界,这个恶魔领主对身边等候的艾瑞达将军说:

    “星舰的不断轰击,让维伦和纳鲁沃洛斯的力量已经虚弱到了极点,这正是突袭的好机会...我会为你创造最完美的战场,在纳鲁沃鲁斯的残骸中,你会和你的父亲,那让人感觉到耻辱的懦夫来一场真正的较量!”

    “遵命,塔尔加斯领主。”

    艾瑞达将军拉基什提起自己沉重的战锤和盾牌,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跳动的很猛烈的心平静下来,而就在他准备踏入传送光柱的那一刻,一阵古怪的震动,让整艘沉重的恶魔星舰都摇曳了片刻,拉基什回头看去,在邪能之槌号的舷窗边,他看到了一艘外表被冰封了大半的恶魔星舰,正斜斜的坠入冰冷北海的场景。

    那是来自这个世界的英雄们的反击,在这古怪的世界的英雄们面前,足以在群星中作战的恶魔星舰,并非是无敌的。

    这一幕也落入了塔尔加斯领主眼中,让这军团的猎手愤怒的捶了捶手边的指挥台。

    “这群该死的艾泽拉斯野蛮人!”

    “我们损失了阿古斯之灾号,但问题不大,剩下的战舰会为我们英勇战死的同胞们复仇的!你还愣着干什么?拉基什,去做你该做的事情!”

    塔尔加斯领主的呵斥,让拉基什咬了咬牙,这恶魔将军向前踏出一步,在墨绿色光柱的闪耀之间,他和他的突击队出现在了沙塔尔城那已经充斥了战火的街道上,在拉基什周围的街口巷角,到处都是从各个文明赶来的援军在和攻入城市的恶魔们打巷战的景象。

    拉基什从未来过艾泽拉斯,但在燃烧军团内部的战报上,他也阅读过关于艾泽拉斯世界的一些情报,据说这个诡异的世界盛产野蛮的战士,那是可以和军团中最强大的恶魔对抗的野蛮人。

    今日一看,这个危险的世界,果然名不虚传...

    拉基什在冲入沙塔尔城的纳鲁之座的路上,他清楚的看到了那些艾泽拉斯勇士和恶魔作战的场景,他看到了被一群狂暴兽人压制在角落里无法反击的艾瑞达术士们,也看到了被人类的重武器击穿防线惨死于壕沟中的破坏魔,还有一群和牛头人正面对砍,结果被砍翻在地的愤怒卫士,最后是一群被野猪人硬生生用数量堆死的狂战魔。

    这是拉基什征服群星从未见过的场景,他从未见过军团的恶魔们会如此窘迫,大概是这个世界两次战胜入侵的燃烧军团,给了这个世界的生灵们难以想象的信心,在他们眼中,燃烧军团的恶魔们并非不可战胜,而在其他的世界,不管是多么先进的文明,在听闻燃烧军团到来之后,都会吓得落荒而逃。

    军团在群星中横行数万年的屠戮,所积累起来的恐怖士气,完全不是那些软弱的文明可以对抗的...但艾泽拉斯,这个世界,似乎是个例外。

    拉基什将军摇了摇头,将自己的胡思乱想从脑海里甩了出去,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被德莱尼人死死护卫住的纳鲁之座的大门,在这扇门之后,是沙塔尔城的纳鲁沃洛斯所在的地方,带着面甲的拉基什将军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的白银战锤向前挥动。

    “杀了他们!干掉那纳鲁!”

    ——————————————

    “砰”

    蹄妹伊瑞尔带着钢铁手甲的手指轻拍在冰冷的钢铁护栏上,在幽静的黑暗中,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声响,就像是一个信号,下一刻,在这宽广的地下大厅中,稍有些昏暗的灯光就像是数条延伸而出的光带,在这黑暗中一排一排的亮起,最终将整个地下大厅都照亮了。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坐着这些东西上战场。”

    伊瑞尔抚摸着眼前的钢铁围栏,这蹄妹似乎对脚下的庞然大物很感兴趣,她甩着尾巴,对身边的人问到:

    “你说,大领主到底隐瞒了我们多少事情?为什么我从不知道,我们的黯刃军团里,还有这样的战争武器?”

    “你不知道的东西有很多,伊瑞尔。”

    带着黑色战盔的萨鲁法尔瓮声瓮气的回答说:

    “正如我不知道的东西,也有很多,我们每个人都在负责截然不同的事务,如果每个死亡领主都知道黯刃的所有秘密,那么我们的军团才会真正出问题,所以,面对那些你所不了解的东西,别问...接受就可以了,以及,我很好奇,在你接到这个战争任务的时候,你有什么感想呢?毕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维伦阁下这一次,应该是在劫难逃了。”

    萨鲁法尔的问题让伊瑞尔沉默了几秒钟,蹄妹有些不自然的将黑色的战盔扣在头上,遮掩了她所有的表情,她一边抓起自己那有些古怪的机械水晶战锤,一边对萨鲁法尔说到:

    “你期待我怎么回答你呢?你期待我告诉你,我和维伦的一切争端都会在今日结束吗?不!那是不可能的,我早就不恨他了,大领主很早之前,就让我意识到,维伦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并不是神灵,他无法让所有人满意。”

    “德莱尼人的先知竭尽全力做到最好,但他也会被自我的情绪所影响,那些人民,是他的包袱,让他无法肆意的进行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没关系,今日,我们会为他彻底解开这个包袱...”

    蹄妹活动了一下肩膀,就像是在踏上战场之前,做最后的热身。

    “坦白说,一想到未来可以和战力全开的先知并肩作战,我就有些...激动呢。”

    伊瑞尔发出了一声古怪的笑声:

    “也许我们很快就能见识到,一个失去了所有底线的维伦,是多么的可怕...哈,我相信,他的那些“老朋友”,也会因此感觉到激动的吧?”

    “好了,闲聊到此结束,萨鲁法尔军团长,我们该开始...战斗了!”

    “按照老大的吩咐,把他们...被死亡笼罩的所有人,一网打尽!”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d1ms.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